大衛·霍克尼“大水花”今起北京展出,百件作品多來自泰特

汽車 有車有房網 評論

8月30日,北京木木美術館成立5周年之際,以新館錢糧胡同館為核心的木木藝術社區迎來“大衛·霍克尼:大水花——泰特館藏作品及更多”展覽。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是在世藝術家中繪畫作品拍賣價格最高紀錄的保持者——去年年底,霍克尼“泳池”系列

大衛·霍克尼“大水花”今起北京展出,百件作品多來自泰特

8月30日,北京木木美術館成立5周年之際,以新館錢糧胡同館為核心的木木藝術社區迎來“大衛·霍克尼:大水花——泰特館藏作品及更多”展覽。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是在世藝術家中繪畫作品拍賣價格最高紀錄的保持者——去年年底,霍克尼“泳池”系列代表作《藝術家肖像(泳池及兩個人像)》以9031.25萬美元落錘,創下在世藝術家作品最高成交價。

澎湃新聞在現場看到,這位1937年出生的英國藝術家雖未出席開幕式,但展覽以100余件作品回溯了霍克尼自20世紀50年代持續至今的藝術生涯,展出作品大部分展品來自英國泰特美術館館藏,從中“我們將看到一路以來霍克尼是如何踏過無數的小徑,如何成為當今世界上最偉大的藝術家之一。”

2017年2月,大衛·霍克尼在泰特不列顛美術館舉行回顧展,那年他80歲,圖為2017年11月

霍克尼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木木美術館新館錢糧胡同館

霍克尼1937年出生于英國布拉德福德,先后就讀布拉德福德藝術學院和倫敦皇家藝術學院。1970年,年僅33歲的他在倫敦白教堂美術館舉辦了首次個人展覽,從那時起,便一直吸引著批評家和公眾廣泛的注意力,并在此后的60年間接連創作了一系列舉世聞名的作品。霍克尼的靈感來源頗豐,既涉及時下流行的視覺元素,也包括古典時期和現代藝術大師的杰作。以靜物、肖像和風景等傳統主題為依托,霍克尼持續發揮著他源源不斷的創造力和冒險精神,思考和質疑著我們看待世界的方式,并在二維畫面上進行表達。霍克尼本人同中國緣分匪淺,曾在過往的藝術實踐中從中國傳統繪畫及畫論中汲取靈感和營養,他本人更曾在上世紀80年代,以及2015年時訪華,但這場與英國泰特美術館聯合主辦的展覽卻委實是霍克尼在中國的首個大型展覽。略顯遺憾的是,現年 82歲的藝術家此次“因身體原因”未能成行,無法同熱愛他的中國公眾見面。

展覽現場

本次展覽以100余件作品回溯了霍克尼自20世紀50年代持續至今的藝術生涯,展現了其作品中所流露出的層出不窮的可能性,不僅僅局限于油畫、版畫和素描,還包括近年來他所感興趣的攝影、數字技術等新媒介。展出作品大部分展品來自英國泰特美術館館藏,包括藝術家最具代表性的杰作,如《更大的水花》、《我的父母》等。展覽前言中如此寫到,“我們將看到一路以來霍克尼是如何踏過無數的小徑,探詢著觀看和再現的本質。而這名當年在藝術學院里前途可期的學生,又是如何成為當今世界上最偉大的藝術家之一。”

展覽現場《更大的水花》

“徹頭徹尾工人階級家庭”的孩子

由日本建筑師青山周平主理設計的木木藝術社區,隸屬于昔日老北京著名商圈隆福寺街 “再造計劃”的一部分。剛剛落成的木木美術館錢糧胡同館與周遭正在施工的工地,在地理區劃的分隔線上也并不明晰。嗅著揚塵與生灰的氣息步入展館,才發現這里實為從一處更具歷史年代感的職工食堂和地下人防工事改建而來。在展廳入口正中放置的是大衛·霍克尼新近的作品《在工作室中》——在2017年結束之際,霍克尼將相機鏡頭轉向他的工作室,在這里有他最近的畫作、家具、畫架和三角架上的大書……

大衛·霍克尼,《在工作室中,2017年12月》,2017,紙上攝影繪畫、Dibond板材,278.1×760.1 cm,該系列12幅中的第7幅,泰特美術館館藏

這幅名為《在工作室中》的作品本身由三千多張照片拼貼而成,具有令人著迷的CGI電影效果。霍克尼使它看起來生動卻又不十分真實,陰影處的潦草處理也讓光線看來不合常理。作品中微型版本的畫作以二維的形式再現,它們或置于畫架上或靠在墻上,卻給人一種漂浮之感。站在中間的正是霍克尼本人!他穿著一件條紋開襟羊毛衫,戴著一根紅粉相間的領帶。在策展人海倫·利特爾(Helen Little)女士看來,之所以把霍克尼最新創作的作品放在展覽開始的位置,正在于“它清晰地反映了藝術家之于時間、空間和運動此三維關系,在二維平面內探索的大成。”

大衛·霍克尼,《女人與縫紉機》,1954,石版畫,22.5 × 35.5 cm,泰特美術館收藏

繞過《在工作室中》,在展墻背面可以看到藝術家詳細的生平介紹。開宗明義第一句就寫明,他來自一個“徹頭徹尾的工人階級家庭”,而他自上世紀50年代開始的藝術實踐亦由此次第展開。《女人與縫紉機》是霍克尼1954年創作的版畫作品之一。彼時他還是布拉德福德藝術學院的一名學生,當時他的主要工作是為校刊創作素描和漫畫,而他的早期版畫也保留了一些漫畫的特征。在《女人與縫紉機》中,霍克尼嘗試了一種以筆觸稚拙的、卡通形象般的人物為主的場景風格。尤為值得一提的是,這幅畫中的模特是霍克尼的母親勞拉。日后,霍克尼曾在不同的媒介上多次描繪出母親的形象。

大衛·霍克尼,《媽媽的肖像III》,1985,石版畫,51.2×43.5 cm,泰特美術館收藏

水花!《更大的水花》!

1963年,霍克尼從倫敦皇家藝術學院畢業一年后,第一次去到洛杉磯,1964年后便長居于此。他被加州輕松愉悅的生活氛圍所深深吸引,曾評論說:“這里陽光普照,人們的壓力比在紐約小很多……剛到達時,我還拿不準這里是否有任何藝術氣息,但這種擔心實在是多余的。”在1964到1971年間,霍克尼創作了大量以游泳池為主題的作品。大約也是在自己30歲前后,他開始走向“自然主義”的繪畫之路,一度著重描繪與自然界最無形無狀且透明的物質,水。《更大的水花》創作于1967年,霍克尼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任教期間。自然是此次展覽最熱的“網紅打卡處”。白色的畫框模仿了寶麗來照片四周的留白,而畫面本身也暗合照相術的即時性特質:畫面上圖有一塊跳水板,無人卻水花四濺。在這幅畫中,人物看似缺席,但跳水板、椅子、水花都是有人在場的明證,畫面凝固般的靜止,聲音也好像被建筑物吸收干凈,一片靜謐背后卻反映出畫家內心的激越。

大衛·霍克尼,《更大的水花》,1967,布面丙烯,242.5×244 cm,泰特美術館館藏,倫敦

大衛·霍克尼,《放水進泳池,圣莫尼卡》,1964,石版畫,51.4×66.3 cm,泰特美術館收藏

喜歡 (0) or 分享 (0)
發表我的評論
取消評論

表情

您的回復是我們的動力!

  • 昵稱 (必填)
  • 驗證碼 點擊我更換圖片

網友最新評論

电子游艺管理条例